哈萨克斯坦为什么要背叛俄罗斯?

在托卡耶夫刚当选总统时,哈国爆发,还是普京出兵帮助托卡耶夫稳定了局势。可而今,俄乌战争爆发,托卡耶夫没有选择站在普京的一边,反而选择背叛了普京。

在当着普京的面不承认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的独立地位后,托卡耶夫又带着哈萨克斯坦进一步地与俄罗斯脱钩。哈萨克斯坦宣布,退出独立体跨国货币委员会协议。这意味着,哈萨克斯坦不再依赖于卢布,转而更多地使用欧元和美元。

哈萨克斯坦成为第一个退出独联体跨国货币委员会协议的中亚国家。哈国和俄国关系也急转直下,开始走向对抗。

哈国在脱俄的道路上,比普京预想的要快得多。哈萨克斯坦不仅要摆脱对俄罗斯卢布的依赖,还要填补俄罗斯在欧盟的能源市场空白,增加对欧盟的石油出口。对俄罗斯而言,你可以不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,反正拿下顿巴斯,俄罗斯势在必行。哈萨克斯坦承认或不承认,都改变不了俄乌战局。

但是,抢夺俄罗斯在欧盟的石油生意,这事普京忍不了。普京当即宣布,关闭新罗西斯克港部分石油输送设备,而哈萨克斯坦80%的石油出口都从该港口运出。这等于普京在说:“你想抢我的生意,我直接切断你的财路。”

在这种针锋相对的你来我往中,哈国和俄国基本上已经反目成仇。面对普京的石油管道封锁,哈萨克斯坦也没有坐以待毙,束手就擒。托卡耶夫决心修建一条新的石油管道,绕过俄罗斯,直通里海,把石油卖往欧盟。与此同时,退出独联体跨国货币委员会,也是哈萨克斯坦对卢布的猛然一击。

为什么哈萨克斯坦要在俄乌战争的关键时刻,背叛俄罗斯呢?这几乎等于是往普京的背后捅刀子,难道哈萨克斯坦就不怕普京的报复吗?

这就要从沙俄时代说起了。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虽然都曾是苏联加盟共和国,但二者地位和待遇相差甚远。早在沙俄时代,哈萨克斯坦就是被沙俄奴役和掠夺的对象。哈萨克斯坦因国力孱弱,只能被迫接受沙俄的高压统治。

在苏联成立后,哈萨克斯坦被奴役的命运也并没有改变。在斯大林的主导下,苏联建立了以俄罗斯、白俄罗斯和乌克兰为核心的中央集权式的帝国制度。苏联的绝大部分重工业都位于俄罗斯、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境内,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被定位为资源区和农牧区。

在苏联帝国内部,哈萨克斯坦等主要也是负责开矿、放羊和种棉花,内部政治和经济地位远远比不上俄罗斯、白俄罗斯和乌克兰。再加上,苏联奉行优先发展重工业,农业反哺工业,这就让哈萨克斯坦成为了苏联社会主义大发展中的代价。

哈萨克斯坦在14个苏联加盟共和国中,排位也比较靠后,凡事都要服从中央。在沙俄时代,哈国要服从沙俄;在苏联时代,哈国要服从中央;在而今的独联体时代,哈国仍然要听从俄罗斯的。

在苏联解体后,9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共同成立了独联体。俄罗斯自诩为老大哥,将其他8个国家视为自己的小弟,也将中亚视为自家的后院。这种不平等的外交关系,令中亚五国敢怒不敢言。毕竟,老大哥之所以称为老大哥,是因为他的拳头很硬。

此前,普京愿意出兵帮托卡耶夫平乱,也是出于一种老大哥的心态。今天,小弟有难,大哥来援。可事实上,兄弟分家后,各家都想要独立的自主权,不愿意再接受大哥的遥控指挥。

在苏联时代,苏联也曾以老大哥的身份,公然干预中国内政,甚至鼓动越南侵略中国。别人称你为老大哥,那是敬畏。但是,老大哥频频插手小弟的家务事,就很容易引起小弟的不满。

对哈国而言,既不怀念苏联,也不想一直当俄罗斯的小弟,更不愿内政外交受限于俄国遥控。托卡耶夫和普京的分道扬镳,正是出于对俄罗斯在中亚实施家族式强权的。

在经济上,哈国和俄罗斯不是合作关系,而是竞争关系。能源不仅是俄罗斯的支柱性产业,也是哈萨克斯坦的支柱性产业。这种经济上的矛盾,也催生出政治上的分歧。

对中国而言,哈国和俄国都是中国重要的能源供应国。两国有分歧,更有利于中国的能源贸易,也有利于中国丝绸之路的开拓。当俄国封锁哈国石油管道后,哈国石油难以卖到欧盟,就只能通过中哈石油管道卖到中国了。

在队长看来,中亚不能只是俄罗斯的后院。中亚需要开放,唯有开放,才能全面打通中欧陆上丝绸之路,让中亚成为连通东西方贸易和文明的桥梁。

俄罗斯也需要改变对中亚的兄长式的威权政治,发展开放的多边关系,更有利于促进中亚地区的繁荣和稳定。

俄乌战争不仅没有阻挡北约东扩,还打散了中亚的人心。从长远看,俄罗斯在中亚实施的威权外交将是不可持续的。大哥不能带着小弟们共同致富,谁又会始终如一地服从大哥呢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